當前位置:首頁 > 評論 > 建筑評論 > 詳細內容

白林:(CHINA HOUSE VISION)看不見生活的房子,能成為未來的家嗎?

    來源:白林建筑  |  作者:白林  點擊量:   2018-10-25

內容導讀: ——我異論異論“未來生活,未來家” 前言:想吃快餐的朋友,就算了。想吸收營養的朋友,請慢讀我文。為了能讓你“慢讀”,我采用了長句的寫作方式。你讀讀看? 一、展況 中秋小假,李白送票,去看一展——CHINA HOUSE VISION探索家“未來生活,未來家”...

\

—我異論異論“未來生活,未來家” 

 

 

前言:想吃快餐的朋友,就算了。想吸收營養的朋友,請慢讀我文。為了能讓你“慢讀”,我采用了長句的寫作方式。你讀讀看?

 

\

 

一、展況

 

中秋小假,李白送票,去看一展——CHINA HOUSE VISION探索家“未來生活,未來家”建筑展。HOUSE VISION展是分別在2013年和2016年在日本開展的一個以“家”作為著力點,對未來的生活問題進行深度思考與探索尋路的展覽。是一個試圖尋找人們未來的生活和幸福形態為主題的展覽。

 

\
 


 

這次展覽還是建筑師和企業合作——十個知名建筑師分別和十個知名企業合作,建造十棟小房子。策展者還是原研哉,一位日本非建筑設計領域的大師。特別是幾位日本建筑師的作品,給觀眾帶來了全新的感受。對中國來說,這種合作出展的形式可能是一個具有創新性的模式。HOUSE VISION建筑展是一個面向大眾的生活空間體驗展。它具有前瞻性、交流性、信息性、未來感,它對我們更深刻理解文化、思想、價值對住宅設計有深層影響和重要意義。想必在行業內外都會產生一定的影響。觀展后,我有感而發,分享給大家。 

 

HOUSE VISION在北京是頭次舉辦,整個展覽新鮮,刺激,人氣很旺,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展覽嘛,對普通人有新鮮感就夠了。但是,對建筑師,對我們這些專業人士來說,就不能只圖新鮮感了。否則,你也就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了。俗語有“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那么,我們必須從內行的角度出發,看透其中的門道。誰叫咱是專家、教授、博士、海歸、建筑師來著?——必須看出門道來。

 

 

二、住宅是什么?

 

首先,我亮明自己的觀點,這個展覽并不是一個多么高水平的展覽。在中國展的目的先放在一邊,在主題方向上也有比較嚴重的問題,特別是在理念上并不符合中國的國情我前面提到了,它是一個新鮮、創意、前瞻的不錯展覽。但是這并不妨礙我說它是一個有問題的展覽。可能還是深刻的問題,深層的問題。我認為,如果它在思想上、觀念上、理念上、甚至概念上有誤導大眾,錯引方向的展覽,是不是我們就可以說它是有深刻、深層問題的展覽。這個展覽就是一個這樣的展覽。為什么這么說呢?理由如下:

 

不過,還得先說明一下我的“建筑觀”。否則,不知道我的評判標準是什么,就可能產生誤會。

 

我們一貫主張——建筑是思想的容器。住宅是生活的場地,背后是文化和主義。——在我看來,建筑必須有思想(雖然思想的定義非常廣泛,但是一個時期的思想還是有其相應的內涵的),住宅必須要有文化,文化是指導生活的航標。對中國人來說,住宅應該是裝載人或家庭生活的一個具有自然與文化氣息的容器。而不僅僅是圍住了一個空間,在里邊擺放幾個家具。否則,它就不是一個前衛的有實質意義的展覽。此次展覽中的住宅設計應該是表達出設計者對人,對家,對社會,對自然的深刻理解后,對居住空間中的生活有精彩的演繹,從而提供出一種新的生活觀念和空間理念。這次的展覽本應該理所當然地做到這一點。

 

那么,這個展覽究竟給我們展示了一個什么樣的“新生活”? “新家”呢?它新在哪里?是真新還是裝新?新,有多新?未來,有多未來?是未來人類離開地球到另一個星球上生活的那種未來呢?還是,將成形的(科技、智能)產品、既成的事實,尚待量產普及的東西,放在“自己的作品”里的那種未來呢?待我們細細看來。

 

 

三、住宅是生活的場地,背后是文化和主義

 

上面強調的是“生活場地”,下面說說“文化和主義”。我的理解,此展的目的定位,應該是一個表達新思想、新觀念、新概念、新理念的展覽。也就是說,它應該是一個有新的思想做指導的展覽。那么,我們就分析一下,它們究竟有沒有新的思想?它們在提倡著一種怎樣的新觀念?表達著一種怎樣的新概念?這些設計究竟又是一個什么樣的新理念?我認為,這些新的理念、觀念、概念將會對未來中國的住宅、建筑、生產、生活,以及經濟、社會都將產生很重要的影響。因此,還需要我們同行們認真觀察、深入思考、透徹分析,并給以客觀、正確、合理的評價。中國已經進入新一輪的注重質量、效益、價值為目標的經濟社會發展的新階段。更需要看準方向、找準目標、選好方法、走對路徑。

 

中國改革開放確實需要引進大量國外好的、現代的、符合中國國情的、先進的設計理念,但是,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設計理念?我們要引進的現代主義設計觀究竟是怎樣的設計觀?難道是要顛覆體現我們自己優秀傳統價值觀的那種現代建筑嗎?難道顛覆傳統就是現代的設計嗎?我認為不是的。

 

從根本上講,中國最需要的是高科學技術的引進、而不是根本價值觀的引進、幸福觀的引進,而建筑觀、居住觀的照貓畫虎、生搬硬套已經被無數的慘痛教訓證明是不正確的,是要不得的。也就是說,中國要的不是西方價值觀的引進。這一點我們要保持清醒的頭腦。絕不能含糊。這個話題我們后邊會慢慢講,細細談。

 

四、建筑是什么?

 

回到展覽,在這個展覽里,我沒有看到一處是為一個正常的家庭所做設計。比如,這個設計是面向一個幾口之家的家庭。什么叫“正常的家庭”呢?中國人所說的“家”,通常都有它的特殊的深層含義。春節要“回家”過年。而不是要在房子里過年。中國人所說的 “家”是一個由人組成的“團體”,而不是一個房子。說穿了,我并沒有從中看見太多“生活”的設計,也沒有看見“家”的感覺。

 

這個展覽更像是一個家具展,有各種各樣家具、設備的擺法,家具擺放的很好很酷的一個展覽。有的作品,比如“砼器”表達的是一個房子建造的概念,是在說建筑的事兒,墻用什么材料,做成什么花樣,說的都是房子建造的事兒,而沒有說“生活”的事兒,更沒有說“家”的事兒。跑題——答非所問。再比如,“新家族”說的是家族解體的概念。引入的是日本社會的一種為那些不結婚,不成家的人混居在一起的生活形態所設計的一種居家形式(share house)。日本的老齡化、少子化的社會問題已經非常嚴重。社會人際關系嚴重扭曲,甚至達到了畸形的程度。

 

建筑師面對這樣的社會現象、社會問題,是推波主流呢?還是應該有一定的社會責任感呢?這涉及到建筑師的思想、觀念、責任擔當以及社會視野的大問題。

 


 


 

 

這里我不得不“小說一下”這個展覽的策劃者本身對建筑、住宅、房子、家、生活、文化、思想這些基本概念的透徹理解還缺乏一定的深度、廣度、高度以及它們之間相關關系的深層理解。這里不得不說策展者和參展者的理解都不是那么的深刻,那么的到位。

 

從這個意義上講,建筑設計是一個很難的事,很復雜的事。這一點建筑師們應該說都有非常深刻的體會。但是,建筑設計又是一個很簡單的事。許許多多的非專業出身的建筑師成為了世界級建筑大師,是否也可以有力地說明這一點。

 

五、建筑不是混凝土的堆砌,建筑是思想的容器

 

其實,建筑設計沒那么復雜。三個問題:一、解決功能的事,二、解決形式的事。三、把功能和形式組合成一個有“想法”的結合體。即可。在任何國家,建筑師都是這點兒事。難嗎?不難。問題是,每個國家又都有自己的國情、文化、傳統、價值,你組合的這個“想法”是什么想法?是不是符合自己國家國情的“想法”,是不是符合你的甲方想要的“想法”?是,就是適合的,不是,就是不適合的。

 

人都想讓他人接受自己的“想法”。特別是一些所謂的發達國家就總想著把自國的“想法——文化文明”推銷到別的國家。現代主義、合理主義、全球化等都是推銷“想法——文化文明”的手段。

 

——什么是全球化?

 

通過全球化的手段把自己國家的“想法”推銷到其他的國家去。以此達到控制全球,操縱世界的目的。其實美國一直就是這么做的。比如,讓其他國家按照美國方式搞民主、搞自由、搞人權,搞經濟,搞文化等。比如,進好萊塢大片,用美元貿易,買美國武器。按照美國的標準做建筑等。

 

日本也跟著美國學。這些個“想法”“看法”,其實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價值觀、世界觀”。說穿了,普利策獎就是美國“想法”、美國標準、美國價值觀在建筑領域里的觀念推銷獎、鼓勵獎。在這里你不得不佩服美國在各個領域的偉大的戰略家思想家們的高瞻遠矚,心懷世界,策劃謀略。可是,把“想法”“價值觀”推銷到中國來并不那么容易。“想法”“價值觀”直接推的話,很難推進來。用物質的手法就容易的多,在變換一下方式——做成“好的”設計就更容易了。“設計”就這樣子地承擔起了宏大的使命。

 

當然,從另一個意義上講,中國也需要它進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中國文化方式的核心。其實這個“想法”“價值觀”換一個高級一點的詞語就是“思想”。所以我們說,建筑是思想的容器。其深層的道理也就在這里。

 

 

六、為了生活,為了家

 

綜上,我們用大視野、深視距透視了這次HOUSE VISION建筑大展。對于這個展覽,我并不認同它的理念。也并沒有看到它為中國社會、中國家庭、中國人所呈現出的對“未來生活、未來之家”的美好憧憬和展望。感覺它更像是一個以探索之名行推銷產品之實,并有著錯誤價值導向的一個展覽。直白地說,一些設計只能說是一個“外行看熱鬧”的水平。

 

我們認為,建筑是思想的容器,不是混凝土之堆砌。住宅是生活的場地,而不是擺放一堆家具。建筑要為生活服務,住宅要為“家”服務。我們所說的建筑觀、居住觀都基于生活觀、幸福觀、家庭觀、社會觀,它歸根結底卻是價值觀、世界觀的問題。恰恰在這方面,中國建筑的這四十年是走了彎路的。這次展覽留給我的思考是:未來的生活究竟是“以人為本”,還是“以物為本”,我們未來的家究竟是基于“他物”,還是基于“我本”的問題。這是建筑的方向性問題,根本性問題,也是前衛建筑家們必須思考的基本問題。(展覽作品,另文展開,敬請期待)

 

(注:圖片來自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白  林

 

建筑家、建筑理論家、建筑教育家

北京白林建筑設計咨詢有限公司  代表

北京交通大學  教授(原建筑系主任)

日本京都大學  博士

中國清華大學  博士后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建筑學科  評審專家

北京市建筑工程評標委員會  評審專家

《安藤忠雄 論建筑》中文版譯者

《中國建筑設計作品年鑒》特邀編委

 

 

上一篇:白林:隈研吾——從“丑陋的建筑”到“消失的建筑”
下一篇:最后一頁

熱點

    最建筑

    最建筑

    當今中國,建筑師群體日益成熟,他們創造的眾多異彩紛呈的作品,是建筑領域最美好的收獲。然而,如何用專業的眼光品評這些成果,使我們在表彰優秀作品的同時展現出每個建筑的個性,挖

    富有爭議的建筑財富

    富有爭議的建筑財富

    很多人都沒有想到,在建筑風格一向保守的北京,能夠在21世紀之初,興建三個鐵定將被中國建筑史上大筆記載的建筑:國家大劇院、新中央電視臺大廈和國家奧林匹克體育場主場館“鳥巢”。

    中國建筑形式的憂慮

    中國建筑形式的憂慮

    目前,在我國的建筑形式上存在著兩種令人憂慮的傾向,一種是盲目抄襲國外的所謂“歐陸風情”的建筑形式。另一種則是“仿古形式”

    建筑設計好與不好的問題之我見

    通常我們判斷“什么是好的設計”,或者“什么是不好的設計”時,實際上,判斷者心里都是有一個標準的,但是這個標準往往又是很難說清楚的。那是為什么呢?那是因為,標準對每一個人

福彩喜乐彩开奖结果